留学网

美国留学 | 你的故事要好好说,我从BU到哈佛的求学经历

我从BU到哈佛的求学经历

PART 1: BU 到 BC

2010 年秋,我拿到了波士顿大学(BU)的offer,那一年《阿凡达》才刚上映,苹果手机也才推出 iPhone 4。

我不是那种天资聪敏的学霸,顶多就算学习还不错、人文爱好广泛、思想活跃,比较不爱按常理出牌的那种人。如果借用“鹤立鸡群”的聪颖分布,我应该属于鹤以下那些还不错的小鸡头群体吧。

原本,我接受了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的硕士项目 offer,但后来在了解“波大附近有啥”时才发现还有一所波士顿学院—— 作为传统的耶稣会教会学校,不仅更偏精英贵族风,排名也比波大高,而且他们文科硕士的学费也更低,他们的比较宗教方面专业深深吸引了我—— 转校的念头油然而生。经高人指点,我决定先过到当地,再伺机单位调动!

飞到波士顿的第二天,在波大报到之后,我旋即过去波士顿学院踩点,同时开始勾搭目标院系的系主任还有院长。很快系主任居然回复并答应见面,兴奋得赶紧准备好材料和话术,屁颠屁颠赴约!

面试中……

教授:为什么想来我这读?

我运气丹田,和盘托出:教授您好,我觉得我和您学校天生八字契合!想当年,明朝时候,耶稣会派利玛窦来中国传教。他把圣母抱着小耶稣 baby 演绎成送子观音送子来了,拜拜就能多子多福,以此吸引老百姓受众。

而在今天的中国,网络上大家把假意仁爱、不顾客观现实,空谈爱与善良的人称为圣母婊(Virgin Mary Bitch)。

我想了解圣母在西方的本来样子,也想追溯它是怎样经由利玛窦们传播而开始被中国人理解和消化然后又最终自创出圣母婊这样的活脱脱生动表达。

波士顿学院作为耶稣会旗下教会名校,我渴望来这里学习,体会你们教会创始人的口号“在万物看见神(seeing God in all things)!”

最后,我强调会自费。

教授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和蔼可掬地听我讲,时而点头,没太多表情,也没太表露态度。或许他早已识破我的装逼,又或许想着一个波大已经检阅过的学生转过来增加我们收入倒也是美事,故平静地看我演下去。最后重申“我们没有奖学金给你噢“,我顿时感觉有戏。

我赶忙回答:知道知道,明白的,给给给!俺能给!我爱的是你们的教学理念,胜于其他!基于此,请收下我吧。

于是,几天后,我由波士顿大学转到了波士顿学院。